“电子书包”的轻与重 - 云学习动态 - 诺亚舟云学习
首页 > 云动态 > 云学习动态 >

微博互动

评论排行

“电子书包”的轻与重

    继美、日、韩等国之后,我国山东、浙江、北京、上海多家省市相继开始进行电子书包的试点推广。不少教育人士表示,电子书包将让“减负”迈出实质性一步。但“电子书包”自推行以来,一直饱受争议。从家长到老师,从专家到学者,从学校到社会,各界对其利弊的争论从未终止过。如何在“电子书包”推行实施中趋利避害,充分发挥其作用,认清“电子书包”的轻与重至关重要。

    “电子书包”轻在哪里

    在最近举行的诺亚舟“电子书包”企业标准发布会上,诺亚舟首席技术官郑炜先生认为“在直观意义上讲,‘推行电子书包’有两个基本目标:一方面是减轻学生的书包重量,减轻学生的身体负担;一方面是提高学生学习效率,减轻学生的学习负担。”这两个“轻”是“电子书包”应具备的最基本的功能。

    “电子书包”第一个基本目标是减轻学生的书包重量,这点很好理解。“电子书包”是数字教科书的俗称,是教科书、参考书、作业本、词典等的数字化产物,它把沉重的传统纸质书籍电子化,浓缩于一个轻巧的“电子书包”终端中,能够大大的减轻学生书包重量,有效减轻减轻学生的身体负担。

    “电子书包”另一基本目标是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减轻学生的学习负担。“电子书包”不仅仅是纸质教科书的电子版,其本质是一种与多媒体内容整合的数字化学习资源,除阅读、批注、加着重等功能外,其还应具有声音、视频、动画等多媒体形式创设的生动、形象的教学情境,并使表现形式还需要比传统书籍更加丰富,才能让学生更有学习兴趣。同时“电子书包”要能够为教师提供直观性的量化指标,让教师能实时看到每个学生的课堂知识掌握情况,为因材施教提供更为科学的依据。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的提高学习效率,减轻学习负担。

    认清“电子书包”之“重”

    一是重内容建设。诺亚舟首席技术官郑炜先生在诺亚舟“电子书包”企业标准发布会上指出“‘电子书包’不是简单的纸质书籍的“电子搬家”,不是简单的数字教科书上线。它首先要建立与数字教科书配套的丰富的数字化课程学习资源。”数字化学习资源包括电子教科书、学习辅导资料以及工具书等,是根据学习者特征进行编辑的,可以在学生学习终端(电子书包)上或者网络环境下运行,供学生自主或合作学习使用,其特点是具有多样性、扩展性、互动性、再生性等。这就需要教育教学方面的专家和学科骨干教师组成一支数字化学习资源的建设队伍,制作一批符合教学需要的教学资源,丰富电子书包中的学习内容,把目前课堂的静态“课件”加“演示”的灌输式教学资源库,转向动态的、交互的、供学生“做中学”的课程资源。郑炜先生在诺亚舟企业标准发布会上反复的强调“丰富且优质的数字化课程学习资源是电子书包能够稳步推进的基础和保证。没有这些资源,‘电子书包’只能沦为纸质书籍的简单代替,这点需要引起我们大家足够的重视。”

    二是重观念转变。“电子书包”涉及教学从“教教材”到“用资源教”的观念的重大转变,教师也必须摆脱根深蒂固的传统教学观念。郑炜先生认为“任何现代技术,都是服务于教育教学的工具。过分强调工具的重要性,而不改变教育理念、教育评价体系,创新初衷就可能变调。”对着PPT“念课”,是当前一些课堂的大问题。此举带来的问题是,有的老师可能根本不备课,而是从别人那里借来(或网上下载)课件。于是在讲课过程中,没有了引导学生参与思维的过程,而把整个推理直接呈现在PPT上。这确实改变了“一支粉笔一堂课”的传统模式,弄得老师连粉笔也不用了。同样,电子作业和电子课堂,也可能出现相应的问题。我们的教育理念、教育内容、教育模式太陈旧,这些不改变,引进新技术,只是形式上的现代化,除了增加学生的负担、做一些表面文章之外,对提高教育教学质量效果并不大。即便学生拥有最现代的设备,仍然需要科学的课程编制和经验丰富的教师。俗话说,音乐不在钢琴;同理,学习不在设备。

    三是重问题防范。“目前社会各界对‘电子书包’隐忧突出的体现在三个方面:学生视力和身体健康问题、学生网络和游戏成瘾问题、孩子的沟通交流问题。” 诺亚舟首席技术官郑炜先生介绍道。

    “电子书包”学习终端一般是一部平板电脑,作为电子产品具有一定的电子辐射和屏幕的明暗等因素,很多家长担心长期使用是否会对孩子的视力和身体有一定的影响。

    2011年,美国公布了一份教育研究报告,报告指出,随着计算机教学软件的使用,学生们的注意力更多集中于游戏中,学业成绩并没有预期的那样提高。率先推行“电子书包”试点的闵行中学副校长郑荣玉坦言,“电子书包”进入学校后,“两级分化”现象也确实较往常更严重。在网络环境下学习,干扰信息多、浏览很随意、容易偏离学习中心,如何在使用电子书包时,有效控制孩子的网络行为,成为老师和家长最头疼的问题。所以大家担心,电子书包必将成为学生的“玩具”也是很有道理的。

    另外很多人认为“电子书包”会降低学生的语言沟通能力。我国施行计划生育政策,很多学生都是独生子女,同学之间的的沟通交流显得尤为重要。大部分学生在使用“电子书包”的过程中,习惯于使用各种通讯软件进行在线交流,而在日常生活中与人的交往能力就有可能会降低,特别是体现在口头表达和形体语言上。
如何防范这三个焦点问题的出现或者如何有效的解决,打消公众的忧虑,建立相应的措施进行问题防范,趋利避害非常的必要。

    四是重产品的质量。我国的“电子书包”推行一年多以来,还没有相应的标准规范出台。巨大的市场空间使得大小企业相继进入此领域。“在当前体制规范不健全的状况下,技术门槛的降低,势必泥沙俱下,不合格产品大增,会最终的受害者只有孩子。这是我们最着急和忧虑的” 谈到“电子书包”的质量问题郑炜先生忧心忡忡的说道。“‘电子书包’刚刚起步,如果在起步阶段就受到质量问题的威胁,这将是致命性的,对我们的教育对这个行业将是致命性的打击。这也是我们诺亚舟先于国家标准全国首发“电子书包”企业标准的原因之一。”
正如诺亚舟首席技术官郑炜先生所说“电子书包”正处于起步阶段,我们的教育信息化也处于起步阶段。对于新事物的产生,需要一个产生发展成熟的过程,大众也需要一个认识接受的过程。这就需要推行“电子书包”时认清其轻与重,使“电子书包”真正的成为我国教育信息化的历史性载体。
 
分享到: